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强势围观,盲派八字命理大师夏仲奇算命案例——虐情

2022-12-13 16:36:27 3184

摘要:癸酉年(1993),笔者在外算命的时候遇到一个女的,看她穿着很普通,可是她皮肤却洁白和光滑,看上去很年轻。她找人给她算命,找这个算了又找那个算,算完了她还不给钱,谁都不给钱,说是没人能算准他的事儿。我觉得她心里一定有事儿,就招呼她过来:“大...

癸酉年(1993),笔者在外算命的时候遇到一个女的,看她穿着很普通,可是她皮肤却洁白和光滑,看上去很年轻。她找人给她算命,找这个算了又找那个算,算完了她还不给钱,谁都不给钱,说是没人能算准他的事儿。我觉得她心里一定有事儿,就招呼她过来:“大姐,你想问什么事,我替你算算吧。”她说:“你先算算我有什么事”。那时我水平还不行,算不到她有什么事。末了她说:“我看你也算不出我的事儿!”说完只扔下两块钱就走了。

笔者以前也遇到过算命不给钱的人,可是这回遇到的这一个女人,真是太古怪了,回去就跟夏仲奇夏老师说了这事儿,师父笑道:“你让她上家里来,我肯定能叫她说出来。不过啊,你要让她等到晚上,家里没人的时候再来。”

第二天,这个女的又来了。笔者对她说:“你找夏老师去算吧,他算得可好啦,不好不收你的钱。”她一听说算得不好不收钱,就马上说:“那好,就找夏老师算!”于是到了晚上,她就跟着我上夏老师家去。

进门之后,夏老师先让我给她倒了杯茶,然后就让她报她的出生时辰,很快的瞎老师就排好了她的生辰八字。

“你的八字是:癸巳 甲寅 甲辰 丁卯,四岁扎根行运。我从头说起,好吗?”师父问道。女人说:“好。”

坤造: 癸巳 甲寅 甲辰 丁卯    (寅卯空)

大运:乙卯  丙辰  丁巳  戊午  己未  庚申  辛酉  壬戌

始于:1957  1967  1977  1987  1997  2007  2017  2027

“你四岁随娘改嫁,你有一个母亲两个父亲。”“对”女人附和着说。

“你的养父很疼你,把你当作他的掌上明珠,你的童年过得十分幸福。”

“没错,他对我是很好。”

“你是七岁至九岁之间入的学校,读到三五年级就不读了。”

“对!”只见这女人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愕,神情更加严肃,凝神听夏老师说下去。夏老师停了一会儿,说道:

“你的婚结得比较早,十六七岁婚姻动。” 女人点头。

“你找了个远方的对象。”

女人道:“是啊,是远方的。”

“你的对象,年龄应该比你大很多。”

“是,大了十四岁。”

“你一进门就当上后娘,你是五男二女的命。”

夏老师对她说:“你从二十到三十岁,日子过得很苦。”

我见过夏老师给人算的命实在太多了,像这样的断语虽然十分精道,但也不算奇怪。这一次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隐情,我也在好奇地等待夏老师往后的断语。这时,夏老师口中念念有词,似乎是胸有成竹地说道:“你最近几年有个事,可这个事你是说不出道不出。”

这个女人明显感到很吃惊,忙问道:“你说我有什么事?”

夏老师道:“我算出你有一个情人。”

“我是有个情人。”女人马上就承认了,虽然声音很低,但说话时那脸上顿时泛出一丝红潮,我想隐情必定是她的这个情人了。

夏老师说道:“近两年,冒出个女人,和你争抢这个男人,可你又不能对外人讲,所以心里头真痛苦极了。”

说着,这女人的眼圈就红了,眼泪在眼中打转着快要落下来。笔者推了一下夏老师,暗示他不要再说下去了。可他似乎没觉着我的暗示,接着讲:

“我算这个情人年纪比你小。”

女人就问:“你看小多少岁?”

夏老师想了想道:“小十多岁吧。”

“对,是小我十三岁。”只见那女人很急迫地问:“你看我与他能长久吗?”

夏老师道:“你别急,这个事我过一会儿跟你讲,咱先把你这个情人算准了。”

夏老师算命真是很怪,别的人只要算的差不多,客人满意就行了,可他却似乎像是完成一样艺术品似的,非要将一个人的命算个完美。也许正是他的这种执著才造就他出神入化的本事。

夏老师接着断:“我算你这个情人是你的晚辈。”

“对,是个晚辈的。”女人连连点头。

“我算这个情人跟你很近了。”

“对,很近。你说我可怎么办啊!你看他会不会变心呀?”

夏老师道:“咱先别说怎么办,咱先算出这个情人是谁。”

女人道:“好,你说吧,他是谁?”

“你让我说实话吗?”夏老师问道。

“你说吧。”

夏老师叹道:“这个情人,不是别人,就是你的儿子!”

“夏老师啊,你怎么算得这么准呢?”女人泪如雨下,哭道:“我是不是命中注定该与我的孩子有这个关系啊?”

原来她有这样的隐情,笔者连忙递纸巾给她。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子啊?这不是乱伦吗?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,可也太出格了。这世上怎么能有这样离奇的事,而这事怎么偏偏会让夏老师看出来呢?如果不是这次算命,恐怕这事她今生也不会让外人知晓。

这时,女人一边哭一边说道:“五年前,我在一个瓷厂打工,晚上要值夜班,孩子怕我不安全,下班就来接我,陪我一起值班,特别关心我,也特别照顾我。后来时间长了,慢慢的我们就产生了感情……”

“到了90年,孩子该找对象了。找了一个特老实,特文静的女孩,他们在90年结了婚。”

“结婚以后,孩子晚上一上他媳妇那屋去睡觉,我的心里就接受不了,就连他跟他媳妇说会儿话,我都会不舒服。”

“所以每天吃过晚饭,我就把孩子叫去我的屋里,没到十一点,绝不放他回他媳妇那儿去睡。儿媳妇平时也不爱说话,也看不出她对我有什么不满的。而且就算有,我想她也是不敢当着我的面表现出来。”

女人的声音突然变小了,她低头说道:“我那儿媳妇,到91年,就吃安眠药,自杀了。”

这个女人的占有欲实在太强了!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婆婆!估计是,那媳妇就是发现他们娘俩有不正常关系后,无法承受这种打击而自杀的。

女人大声哭道:“孩子他媳妇死了以后,就不像原来那样对我好了。我觉得他好像认为,是我害死她的!”

“93年,孩子又娶了第二个媳妇。”

“他现在一点儿也不听我的话了,晚上想叫他到我屋里来陪陪我,都不可能办到。我现在是两头做难,可是想忘,又忘不了他!你说我该怎么办呢,夏老师?”

只见那女人的脸好像苦瓜一样难看。

夏老师安慰她道:“你呀,是命里该有这么一步,不要太难过了。你再说说你儿子的生辰。”

她告诉了师父她儿子的生辰,师父要她随喜一百块钱,这个女人很爽快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来。

夏老师收下钱后,说道:“你跟你儿子的关系已快到头了。到甲戌年(1994),你们娘俩关系就会有所变化。等到了你下一步己未大运的时候,你和你的儿子仍然会有那种关系,可是不会那么密切了。如果你还想和他回到过去的那种幸福时光,估计是不大可能了。”

女人对这个结果感到非常的失望,几乎快要瘫倒在椅子上。

“那我以后的大运呢?”女人急急地问道,很显然,她想从夏老师这里听到更好的推断结果。

夏老师道:“以后的大运就是到了五十四岁,在这之后你可要当心了,你的身体会变得不好,不是肾脏不好就是心脏不好,你们娘俩的关系,就到你五十四岁时彻底结束!”

只见这女人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,神情也有点恍惚。看得出这种孽情在她生命中的份量。我对她既有些同情,还十分鄙夷。这个女人走了之后,笔者跟夏老师讲:“这女人怎么这样啊,跟自己的媳妇抢自己的儿子!逼死一个媳妇还嫌不够,还想再逼死第二个吗?难道她还想和她的继子,恩恩爱爱地过一辈子吗?实在是太不通情理了。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。”

夏老师道:“别胡说!人各有命,一切都是命里带过来的,这个女人只是命生得贱而已,她的人其实并不坏。”

也许真正懂得命理的人,就能够宽容一切,所谓人生之悲苦也只是上天的安排,而我们人自己,仅仅是个进入角色的演员而已。其实,算命对人来讲并没有实际的意义,要说有,最多也只是一种心理的宽慰罢了。

这个命之奇特真是少见,我在此时正好能请教师父问题,便问道:

“夏老师,她为什么到了己未大运,还跟她的儿子有关系啊?”

夏老师说:“因为未中还有丁火,也就是说丁火在此时有余气。”

“丁火是什么呀?”我问。

“丁火就是伤官,就是她儿子。还有,女命如果比劫旺的话,不是找年龄大的,就是找年龄小的。”

“那为什么你说她十六七岁找对象呢?”

“因为她命里巳中有个庚金,庚金是七杀,七杀管到十六岁,十六岁是戊申年,走财走官就结婚。”

笔者问:“那为何你断定她找对象是个远处的呢?”

夏老师说:“那是因为她的官在年上,如果官在月上,她就找同学找同事,是近处的。她大运走得较早,第一个运见官流年要找的对象,就会是远处的。”

我又问:“你说她一进门就当后娘,这是为什么?”

“她的第一个大运走的是卯,所以她第一个孩子可能是属兔的,走这个运的时候她还没结婚,可子孙宫却提前动了,所以第一个孩子就该是属兔的,而第二个孩子是属马的,正是她的情人。”

“今天来的这个女人,只旺儿子,不旺女儿。”夏老师接着跟我说道:“有一件事儿,我刚才没有告诉她。”

“什么事啊?”我好奇地问。

夏老师道:“她将来会克死一个姑娘。”

“啊?”我吃了一惊,问道:“是她自己亲生的吗?”

“对,是她亲生的。”夏老师说道:“你看她的食神是姑娘,巳中丙与寅中丙都是姑娘,寅巳相刑所以死闺女。我依我看,她最晚到2004年克死一个姑娘。她伤官为儿子,她儿子都很不错,有一个当大官的,也有一个存大钱的,但是姑娘不成器。”

“她姑娘会怎么死?你看是哪个姑娘?”

夏老师说:“我看应是她的二姑娘,你改天问问她二姑娘的生辰,我细看看。”

后来我又见到她,问到她二姑娘的生辰是:壬子年、癸卯月、癸卯日、甲寅时。夏老师看过她姑娘的八字之后,肯定地说道:“她女儿会在戊寅年(1998)生一场大病,是子宫上的病,活不过2004年。”

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,在夏老师去世后的第三年(2001年),这女人找到我,说是给她女儿算算。我得知,她的二姑娘在1998年得子宫癌,做了手术,本以为没事了,结果第二年己卯病又犯了,子宫大出血,后又不得已全部摘除。不想到癌又转移到肺上了,转成肺癌了,现在已经做了十几次化疗,就快要不行了。这女人急死了,得知夏老师已过世,就跑来找我,面对着这样一个不幸的女人,我只能委婉地跟她说:“夏老师以前说过,你命中不利姑娘。不过夏老师还说,你的二姑娘如果能挺过去2004年,就会好了。”

这个女人的遭遇,叫人没法子不去同情她!也许这是一种因果的报应,先前她为孽情而逼死了她的媳妇,现在轮到她为女儿的不幸而伤痛,真是因果的循环啊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